再访美国 段鑫星

序:2007年12月6-18日,随校领导出访美国与加拿大三所高校,十二天之内八趟飞机,使我过足了飞机瘾;而十天之内经历四季,从蒙特利尔到夏洛特,从旧金山到夏威夷,从冰雪圣诞到浪花四溢的彩虹城夏威夷。

旅程的故事

我们一行四人,行程从北京开始,先到温哥华,转机到蒙特利尔,期间经历十六个小时,到蒙特利尔时,当地时间晚间十一点,这是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蒙特利尔的巴黎,整个城市都弥漫着白雪的世界,临近圣诞,空气中散漫着节日的氛围。在宾馆住下后,饥饿又光顾我们了,走在异国的雪地里,天上正在飘飘撒撒着轻柔曼舞的雪花,总让我感觉有些浪漫,街上的行上都竖起领子,急急地走着,但一旦进入屋里,整个是一个温暖的世界,我们吃了当地的小吃,店名不记得了,总感觉有些贵,其实就类似于学校门口的小店,但人民币与加元的7.4:1时,谁都不能认为这是一顿便宜的晚餐,但重要的是不很好吃。

如果让我形容印象中的蒙特利尔:纯色的白!我们住的两天,雪似乎是有是无的下着,让我感觉到这座城市的魅力与妩媚,特别是临近圣诞节,这种感觉便更加特别。

从蒙特利尔飞到多伦多,一个多小时,这座城市给我的印象就是摩登!现代化的建筑、现代化的人流,现代化的社会,整个感觉如同中国的上海,却比上海更加精细与时尚。其实都是匆匆间。多伦多两个晚上一个白天的活动,似乎也只是匆匆的过客,不过在匆忙中见到我的学生,那份生命中的欣喜是难以言表的。

从多伦多到夏洛特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了,这是我出国第一次遇到国际航班被取消的事情,四个人在一起,先电话询问再到航空公司讨论行程安排,我们选择了离夏洛特最近的城市,以在多伦多最少滞留的时间,依旧是美联航的飞机,我们将在机场等候五个小时。

从多伦多入美国海关,给我们服务是一位威严的美国老太,她的目光中写满着挑剔与严格,我们被问到三四个问题,诸如到美国做什么公务?呆多长时间这些惯常的问题,还要仔细盘问每一个人第几次到美国?并很过分地查看我们的返程机票,我07年2月到美,得到宽厚的迎接,一周会期给予我三个月的时间段,而这次仅仅在我们的机票后推一周,我的感觉很不好,不仅是因为被问讯,而是因为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因为美国与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部分国家是免签证的,甚至包括日本都不用签证自由出入美国,而中国的大学教授要受到严格的盘问,这些细节都可以看出美国并没有把我们作为他的朋友而展开怀抱欢迎而是作为不友好的不得不接受的感觉。我当然期待国家富强了,我们就不用签证了,可以自由出入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第三个落脚点是夏洛特,这是北卡的一座金融城市,如果用一个词形容:这座城市就是“秀”,让我想起小说“飘”中的情节:这是美国南部的农业基地,也是一座美丽的城市,这种美丽是我喜欢的那种,有根的感觉,很乡土很厚重的感觉!

第四站是旧金山,我对旧金山的感情多来自于张爱玲,这位栖居在美国三幡市的女作家,另一个就是台湾作家於梨华 的“又见棕榈又见棕榈”那份飘渺不定的无着感的淡淡的无根的伤感,我也知道旧金山是华人的世界,在这座城市,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这似乎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

可我饶不开是还是张爱玲,总想这个旷世才女在他人城市的落寞与苍凉,也许人生本来如此,只是我多情罢了,干净的城市、绿色的城市、苍劲的棕榈树,却总勾引着我想着雨水中的那份伤感与别离。

在圣荷西见到我的友人霞,一切也就不在了,那窄窄的乡愁,锁着的是一个民族的情怀。

从旧金山飞往夏威夷,路程上要四小半小时,横跨大西洋的感觉,真的很特别,而从春天宜人的感觉一下子就过度到炎炎夏日,夏威夷的著名海滩上享受阳光的人们让我感觉这个世界真的不同。这座城市给予我的印象是“丽”,如果用性别来划分,这座城市无疑是属于女性的,翠绿的山恋、挺拔的椰树、迷人的海滩,无不属于女性的,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这座城市(恕我武断)

而我,可以说一落地就被这座太平洋上的城市迷住了,城市中的味道是淡淡的香,而这种香不是香艳的香,而是清香的香,不是繁花似锦的香,而的间或素朴得有些寂寥,因为这种城市永远是属于流动与别人的,如果深居其中,则不免是波浪不惊,这犹如一位在岁月洗练后的女性:成熟而将其美丽藏在真实之下,这座城市也叫彩虹城,因为每天都在城市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很大很美的彩虹。

而这样的彩虹,我也只是记忆中家乡夏天的雨后见到,而在夏威夷,每天可以见到数次。

从夏威夷到日本东京再转回北京,我觉得恍若隔世。

第一次到东京,却只能在机场逗留,总是觉得不爽。短暂的感受,并没有影响我受到的冲击力,在移动扶梯上,我真正感觉到的是日本人的自律,他们会排成一列,靠着左边列成一队,赶路的人顺着右边前行。机场候机大厅,人们静悄悄的,高声几乎都来自中国话,大家高声地说笑着,把我们的小小候机区燃起了热烈的笑声,其实我们在国内时,也喜欢放大我们的嗓门与热情一同放大,而在这里,我才觉得不影响别人是一种修养,公共场所的自律也是我感受到的。

他乡遇老师

出国的人每每谈起人生的机缘,总会讲到异国他乡偶遇某熟悉的人,不早也不迟,也许这就是人生的某种机缘,而当我们都在诧异于他乡未遇故交时,在从东京返北京的飞机上,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身边走过,这不是我们“心灵花园”的张日昇老师吗?我轻轻地叫了一声:“张老师!”张老师回头,让我确信这就是箱厅游戏的推广者张老师。在彼此发现对方的同时,都几乎叫出声来,张老师开心地说:“没有想到在飞机上能够遇到你啊!”我也在漫长的飞机旅程中得到积极的回馈:“这是最短暂也最有趣的一段旅程。”

待飞机起飞后,我找到老师旁边坐下,于师生关系总会有些紧张,这就是中国的师生关系,总是有些不安的。

我们的话题也就从日航谈起,日航优质的服务,让我感觉空姐对待国人如亲人般的温暖与体贴,服务总是低下头,蹲下来用心微笑着与乘客讲话,这令我很感动,她们总是耐心地回答每一个问题,并一直不停的服务,特别是对乘客提出的特殊要求如煮方便面、一直不停地喝啤酒等都会尽量满足并无怨言,心甘情愿的服务,据张老师讲:在日本,空姐的筛选很严格,而且她们的社会地位较高,是日本男士理想的太太……

另外的话题从张老师到西藏任教谈起,我对张老师21岁大学毕业选择去西藏工作充满好奇心,张老师的回答也令我肃然起敬:为了心中的自由,这种感觉也许是人生最重要的感情,那时候一个人到西藏,不知道能干多少年,十年还是更久?但张老师就依着自己内心的声音去了西藏,而这四年,对老师的人生也有特殊的含义。

再就是对学生的“爱”,张老师都要带自己的学生到曲阜孔子故里进行论语的讲解,其间有一个学生发手机短信,张老师在提醒无效后,给予必要的惩罚,我也认为有时候,罚也是教育的一种。

张老师从佛学中体验着心理学,他谈道心理学也需要谦逊,因为佛教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而心理学特别是科学心理学的诞生,也就简短的数百年,每年带学生到石家庄的寺院去闭关三天。打坐、定心、吃斋,寻找自己内心的感觉。

张老师在箱庭治疗中体现的“人文关怀,明心见性,以心传心,无为而化”作为母子一体的思想,深深的感染着我,在旅行中,他送我一份母子一体的小挂件,令我非常感动,这小小的举动,却是老师给予学生最丰厚的礼物。

一个人有生活的勇气,挑战生命掌管自我的能力,这个人一定是不同凡响的。我也相信:有的人就是为某一种目标而生的,比如张爱玲,她就是为文学而生的;比如,余纯顺他就是为探险而生的;张老师一定是为他自己的生命而生的。一个对未来有着明显掌控力的人,一个自信而努力的人,一个抱着爱心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